當年今日

部署式非禮 - 李敏

蘋果日報 2002/01/07 00:00


很多女性都曾被性侵犯,只是她們不願意把這不愉快的經歷掛在心裏或口邊。
非禮者可以是受害者擠在地鐵車廂時,站在她身旁但她並不認識一個男乘客,也可以是她熟識的公司同事,又或者是她敬畏的長輩、專業人士和神職人員。
當男人的性衝動硬要發作時,似乎女人認識不認識、尊敬不尊敬、仰慕不仰慕,這一切都不會影響非禮者的心情。
我把非禮分為兩種:「沒有部署」和「有部署」的。
甚麼謂之「沒有部署的非禮」?就是非禮者並不知道受害者是誰,只是不幸地,在他有性衝動時,受害者剛巧出現在他附近,而他又抓到機會去觸碰她的身體。
「有部署的非禮」則是非禮者事前已認識受害者,最少知道她是誰,甚至了解她的性格或需要。在把她分析之後,濫用了受害者對他的信用,知道她不夠實據一口咬定非禮的惡行;他也濫用了自己的權力和地位,量她不夠勇氣挑戰權威和制度;在某些情況,他亦懂得濫用受害者對他的仰慕,賭她不會忍心告發,摧毀他前途。
在我心目中,「部署式非禮」就罪加一等,因為非禮者佔盡了受害者身體上和心理上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