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疫症中的頓悟 - 碧加

蘋果日報 2003/05/25 00:00


疫症出現之後,天天都有新鮮事,新體會,日子再也不沉悶。
以前在醫院一看背影便認得的同事,現在都不辨人形。包在臃腫的保謢衣下,人都變成了一棵棵會走路的樹幹。我那些苗條又漂亮的謢士同事,犧牲最大。不過,男同事也同樣委屈。本來蠻有威嚴的醫生,戴上頭套穿上袍,忽然都變成了正在「恤髮」,等着下一刻上菜市場的太太。
對於人的身體,也有新的認識。
原來身體最敏感最有攻擊性的部位,不是那些慣常被打格仔的地方,而是口、鼻、喉和呼吸道。
原來我的一雙手,像個浪蕩的丈夫,長久以來在外頭沾惹着無數不被我認可的地方,而我竟懵然不知。
原來人與人肌膚相親的接觸,是很貴重的事。以前,當我為病人檢查時,他們會投訴我的手太冷。現在,我把手裹在一層又一層的手套裏,摸在病人身上,沒有溫度,只有「悉悉嗦嗦」的摩擦聲,彼此都覺得對方像一件物件。
然後,想到那位三十五歲的女醫生。原來她才是真正的超級傳播者。春雨過後,一瞬間,她的生命已播種在幾百萬人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