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覺醒意識深植港人心中
(資深傳媒人 吳志森) - 吳志森

蘋果日報 2015/09/30 00:00


傘後一年,創傷後遺症未癒,不少經歷者仍陷於難以自拔的抑鬱之中。所謂檢討與反思,仍流於互指對方不是,藍絲黃絲不共戴天,右膠左膠視同仇讎。政改重啟無期,找不到民主運動的出路。但時鐘並沒有因此而停擺,侵害香港核心價值的猖狂攻勢,沒有因為我們自憐自責而稍有收斂。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建制藍絲和勇武本土,雖然立場南轅北轍,前提各異,立論觀點各有不同,但結論則一,都不約而同的評斷:雨傘運動全盤失敗。
建制藍絲的立場路人皆知,不說也罷。勇武本土,本來對佔中極盡嘲弄,指不是「佔領中環」而是「佔領光環」,後來見響應者眾,又馬上改變策略,企圖收割成果。勇武本土根本沒有能力領導一場轟轟烈烈、有理有節的群眾運動,所謂「勇武」,其實是有勇無謀,只識用「衝擊大台」、「提防左膠」、「誰也不代表我」的策略,希望吸引群眾。諷刺的是,部份最勇武最本土的團體,以「不被捕,不受傷」作為最高指導原則,以犧牲追隨者的自由和身體作為奪取光環的本錢,對運動只有破壞沒有建設,最後還繼續指摘別人不夠勇武,對三子雙學繼續鞭屍,譏諷他們搞散水社運,以示自己永遠正確。
說雨傘運動全盤失敗,我不敢苟同。陳日君樞機說香港人覺醒了,雖然看不見摸不着,有點抽象,也相當阿Q。但實際上,覺醒意識,經過79天佔領,已經融入港人的生活細節之中。
港大委任副校長風波是其中一個典型例子。香港人最講求功利實際,做任何事情都會精密盤算,究竟有用還是沒用?港大校友都知道,無論畢業生議會以多大比數通過任何決議,對校務委員會都不會有約束力,如果這些梁粉校委成員繼續倒行逆施,粗暴否決陳文敏的任命,校友們也只能無可奈何。
遇到不平會挺身而出
結果,到場連授權有近一萬票,以絕大比數通過決議,要求校委會按正常程序辦事。港大校友不少都親身出席,或填寫授權表格,其中有不少已僑居海外多年,對母校遭逢劫難,憂心忡忡。港大校友竭力捍衞大學的核心價值,極大可能徒勞無功,對校委會產生不了影響,但他們也是不計成果盡力做到最好,這正正是覺醒意識的表現。
另一例子,是最近港鐵阻止帶古箏、大提琴等大型樂器的乘客進入,惹起公憤。一位音樂老師發起「號召各界攜帶大型樂器搭港鐵」,已有超過3000人表示參與。每個星期五在香港站演出的香港眾樂團,在演出時展示中英雙語的抗議牌「樂器不是貨物」、「請尊重音樂人攜帶樂器的權利」等,表達不滿。香港管弦樂團也在官方面書表示關注,向港鐵了解尋求解決方法。浸大音樂學會發起聯署,對港鐵的處理手法深表憤怒。
禁止攜帶大型樂器乘搭港鐵,表面上與政治無關,看似也與雨傘運動扯不上關係。熱愛中樂或管弦樂的音樂人,一向給人的印象,都是文靜有禮,怕事內向。樂團更與建制關係密切,對不公不平的事情,大多忍氣吞聲,鮮有挺身抗爭。如今,音樂老師發起公民抗命,樂團、音樂學會的關注與憤怒,從這個意義上看,不也是受到雨傘運動覺醒意識的啟發嗎?
覺醒組織,傘前傘後,如雨後春筍,萌芽發展,當中不少是有穩定職業優厚薪酬的中產專業人士。雨傘運動,令不少人反思,覆巢之下,豈有完卵,制度崩壞,眼前穩定優渥的生活,頃刻之間也會消失無形。
覺醒意識,已深植港人心中,在各個領域,各個場景,時候一到,就會呈現出來。
吳志森
資深傳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