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人在大陸(一) - 谷德昭

蘋果日報 2006/09/04 00:00


將會在寧波斷斷續續留上一陣子,與其每天開工收工然後躲回酒店,不如睜大眼睛四處逛逛,多看多聽多觀察,學習學習。
男性互相之間的稱呼經常都師父來,師父去,這種稱呼方法在香港也逐漸流行起來,沒有多少年前,在大陸一律互相稱呼為同志,感覺特別別扭,素昧生平,不相不識,同甚麼志?現在改為叫師父,沒有那麼大件事。年輕的對稍為年長的或職級較高的,動輒便叫老師,還膽拖對老師的尊敬態度。在片場聽見年青貌美的姑娘們叫我谷老師便皺眉頭,但想深一層,師生相交甚至搞個甚麼師生戀也並非不尋常,妳管妳叫,妳當我是老師,我肯定不當妳是學生。
在酒吧看英超聯,看了半天不知哪隊對哪隊,直到看到亨利才知「阿參納」原來是「阿仙奴」,看到摩連奴才知「切爾西」原來是「車路士」,「切爾西」,切你的西,好名!不像香港的足球評述員般將空間填得滿滿的,國內的評述員更有歐陸風格,有一搭沒一搭閒話家常式,可以容許長時間留空不講話,也像坐在你身旁的球迷,看到肉緊處會暫且忘記評述,只發出嘩!咦?喂喂喂喂喂,哎哎哎哎哎等聲音,有趣。
香港的汽水是一罐一罐的叫,國內的汽水則是一聽一聽的叫,為何叫一聽?搜盡枯腸無頭緒,問當地人得到的答案是本來就如此,有啥好問?靈機一閃,莫非是來自英文的OneTinofCoke,自己為自己找到個非官方答案,雖未能作實,但已樂上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