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投愛心一票才有明天

蘋果日報 2004/10/26 00:00


周兆祥
「我有辦法保衞美國!投我一票!」布殊一邊向中東(伊拉克?)婦孺開槍狂掃一邊說。婦孺紛紛走避逃命,高叫「我們不是恐怖分子!」。
「我有辦法保衞美國!投我一票!」克里一手提着死野鵝一邊抬着長槍說。背後野鵝紛飛逃命,高叫「我們不是恐怖分子!」。
以上情景,是香港一份西報日前政治漫畫的挖苦傑作。微言大義、一葉知秋,相信連熱帶雨林裏的蜥蜴和南極的冰山,都在為人類文明的墮落而悲哀,為自身的安危而惶恐不可終日。
這幅漫畫厲害之處,在於將廿一世紀初全球的文明狀態及眾生的處境集中在一點,教觀者一目了然:這次美國大選,選民只有兩個選擇:A.暴力(開槍、殺戮、血腥、恐嚇、霸權主義……。)B.暴力(開槍、殺戮、血腥、恐嚇、霸權主義……。)
為甚麼沒有其他選擇?(其實是有的,因為綠黨等小組織亦有人參選,只是不成氣候。)道理簡單不過:沒有市場。
在美國,此刻只有暴力才有市場。連民主黨候選人亦要開槍殺戮無辜,皆因要討好國內擁護「槍權」的惡勢力。
為甚麼那麼多美國人要堅持家裏藏槍的權利?理由與美國打伊拉克一樣:恐懼。
美國人怕甚麼、為甚麼那麼害怕?不但美國人自己要好好反思,全世界人都要認認真真反思──想有機會活下去的話。
心理學家哲學家早已發現人類行為最基本的道理:我們不論做甚麼事,背後的動機只有一個──不是基於愛心,就是基於恐懼。愛就是神聖的力量、傾向、祝福,恐懼就是邪惡的原始。
正如狗隻:狗為甚麼會咬人?牠恐懼。狗天性並不邪惡,也不是嗜血成狂,更(在正常情況下)對人毫無憎恨敵意。在某種情況之下一旦內心覺得懼怕,才會「自動反應」去咬人,幾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人類文明史就是一齣愛與懼鬥爭的鬧劇。不斷有人自卑、失去安全感,而要搞對抗、忙着去爭奪、佔有;同時亦有人明白到天下間本來一切都豐盛又和諧,個個可以安居樂業齊享太平共沐天恩,堅持關懷、慈悲、體諒、付出。
前一類人荷槍紮馬、目露兇光、貪得無厭,玩轉文明拖累眾生走上絕路方休,後一類人是宇宙和諧歡樂正義的見證、祝福眾生的天使。
身為一洋之隔的中國人,小弟和大部份讀者都無從影響美國的選情(即使誰入主白宮已變成了關乎全球安危的大事),可是我們每日的一舉一動、每一個意念每一句說話,都是在投票,潛移默化創造明天的文明生態。
如果大家天天都在投「愛」一票,下次美國大選就不會再是槍與槍的選擇。
……………………………………………………
作者為ClubO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