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我有我的堅持 - 王岸然

蘋果日報 2003/05/07 00:00


早上評論懷疑帶非典病毒船隻事件,晚上已經解決,文章昨日見報,事件已是明日黃花了。想想這也是評論時事的困局。不第一時間發表意見,就跟不上變化,但由寫到文章出現,總有一段時間;待事件大定作馬後砲當然安全,但不「新鮮」的話題,寫的與看的同樣不過癮。
病船事件,政府的處理手法,得到港人及國際的讚賞,連CNN也有報道;筆者這次評論,算是「對頭」了,但這絕不是筆者評論一件事情的起點。筆者的立論,從不以反映多數人的見解為己任,反映的一貫只是我個人的見解,是一家之言,筆者是十分強調這原則的。
所以有讀者來信,叫筆者客觀一點,要多參考別人的意見,說話之時不應過份,這些「好意」,筆者莫名其妙,不知應該聽還是不聽,結果自然是不聽。我所追求的,從不是最有名氣、最為大多數人認同的評論者,只求是一個有特色性格的人物而已。
自己說的,從不認為是正確無誤,永恒的真理。大概是陳述理據之時,還有一定技巧,予人雄辯及敢言的錯覺;要完全駁倒我的論述也不容易,但要提出言之成理的另類意見,不難的,看對手有沒有同樣水平而已,而看官就是最好的裁判。
我還是永遠要堅持一些「犯眾憎」的見解,近期反西醫界的霸權,早前支持居權者來港的權利,再早期更支持越南來的「難民」,不是船民;到今天還認定董伯九七年提出八萬五是好意,應予肯定。要罵我請便,我有我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