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明Blog你:情傷蝴蝶

蘋果日報 2008/01/11 00:00


袁彌明介紹─05年落選港姐袁彌明個性直率敢言,在互聯網上開blog道盡心情趣事,文詞辛辣,發表見解一針見血而成為話題。如今她將其話題blog移師《蘋果》娛樂,與讀者傾訴日常所見所聞,人生及娛圈百態。
最近看了一套以女性為主幹,以生離死別來體會愛和心靈成長的電影,叫《蝴蝶飛》。《蝴蝶飛》裏的李冰冰被情人周渝民追問:「你是不是真心鍾意我」,李冰冰沒有認真想過這個聽起來事關重大的問題,於是選擇逃避,瞬間卻釀成嚴重車禍,自此與周渝民陰陽相隔。
遙距戀愛難維繫
這個問題和他的死所構成的精神困擾,李冰冰需要用藥物控制,終於控制不了,是因為遇上與周渝民性格同樣反叛和執着的黃佑南,他的出現迫使李冰冰再次觸碰還未完全癒合的傷口,來一次徹底清算,結果可能是釋然,亦可能是困擾終生。
我想這套電影未必會令大部分觀眾產生共鳴,試問有幾個人曾經痛失關係尚未明確的情人。我卻有位舊同學,經歷過同類事件,碰巧,故事就發生在電影取景的學院,我的母校。
她暗戀一位文武雙全的師兄,作為朋友們義務紅娘的我,含蓄地把消息透露給這位師兄的密友耳中,師兄自此對她多加留意,過了沒多久,他們就開始了一段puppylove。
empty
《蝴蝶飛》劇照
義務紅娘心酸透
小時候所謂拍拖,不外乎是在學校聊聊天,周末講電話。她是寄宿生,學校規定不可帶零食,所以他經常在村口士多買可樂糖逗她高興。過了一年多,他去了英國升學,兩人惟有繼續以書信來往。她後來告訴我不想繼續這段遙距神交,但不想跟他說,怕傷害了他。
之後有一次,師兄放假回港,到學校找她。我跟她放學時正在打羽毛球,她故意裝作沒看到他,跟我換位置目的是要背着他。真正面對面看到他表情的人是我,從興奮到失落,這種明示,應該沒人會不懂了吧。他臨離開的時候,交了一包東西給我,叫我轉交給她。她把包裝拆開,是一堆零食,當然有她最喜歡的可樂糖。那時,她呆了良久,眼淚直流。我作為旁人,心都酸得唞不過氣,何況是她本人。我想,她還是愛他,只是敵不過距離的折磨,只好放棄。
最難堪的是師兄來信問:「你是不是真心鍾意我」、「你會不會等我」、「你曾經愛過我嗎」。她沒有回信。難道回信說:「或許是。不會。當然」。後來我也沒有聽她提起過師兄的事,大概就這樣完結了。
陰陽相隔方恨錯
再過了幾年,我在舊生聚會中得知一個驚人消息:師兄早在兩年前從英國回港時遇上空難身亡。
她有知道這事實的權利,所以我發了個越洋電郵告訴她。她簡單的回了一句:Imisshimsomuch。恍惚聽見她一邊痛哭一邊訴說着這永遠不兌現的思念。
事隔十多年了。我們喝茶聊天時,她曾提起過師兄。她深信他還在世的話,會是個好男友、好老公、好爸爸。她說沒有遇過跟他氣質相像的男人。她說想拜祭他,卻不知怎麼找他的家人。她說他一直會守護着她。一切一切都表示了她還沒釋然。可能真的要像《蝴蝶飛》的情節一樣,遇到一個與他有相同特質的人,才有機會完全放下。
好友這段傷痛經歷,不知不覺間改變了我對愛情的態度。我們一般太「老馮」地認為伴侶不會離開自己,就是我們常說的"takehim/herforgranted",所以不加珍惜,拍拖拍成飯來張口的模樣。隨便吵架,動不動就叫分手。因為她,我會經常幻想伴侶死亡,然後大哭一場,哭過就知道,其實一些雞毛蒜皮的不和,根本不值一提,其實他的一些惡習並不值得我動怒,因為他的存在已是最大恩賜。
本欄逢周五刊出
撰文:袁彌明
empty
袁彌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