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賣卵子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11/30 00:00


這是個開放的年代,借種再不是甚麼一回事了。向人借用精子卵子生子,也許比借錢容易得多。
兩個聰明貌美的英國女大生,巴巴的跑到老遠的美國去,就為了賣卵子。結果她們各賣得五千和三千八百鎊,在本土就頂多能撈個十五鎊而已。要是耶魯哈佛女大生,更可以叫價六萬鎊呢。這實在利人利己,何樂不為。人家可有優質子嗣,自己可有錢交學費。再說,賣卵子可比賣淫清高多了。
只是能事先配搭精子卵子造人,俊男美女不都成了種馬種豬麼?這檔事也就跟複製人沒兩樣。我看總有一天,精子卵子庫要變作超級市場,讓顧客隨意選購下一代。
有趣的是中文的「卵子」一詞,可說是雌雄同體的陰陽詞,原來可另解作男人家的老二,或裏頭那兩個丸子。馮夢龍《夢磊記.村郎謀娶》有個例子:「你道是甚麼西瓜,是兩個大卵子。」男女卵子的分別該是,女人賣掉了還能生個不休再賣;男人可賣不得,一賣掉就斷貨。光一個「卵」字,原來亦有陰陽二義;可說是女人的卵子,也可說是陽具或睪丸。台灣小說《沒卵頭家》,所指的卵倒是男人家那腰下之物。故事說四十年前,澎湖離島黑狗巷流行一種怪病,男性的睪丸會莫名其妙脹大。
「卵」字當然也給用作粗話。粵語三字經那個常用髒字,跟「卵」同義,只一音之轉。上海人、蘇州人、揚州人叫人「老卵」,當然不是好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