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女友誕嬰女兒被棄累母坐牢
滄桑14歲禍延三代

蘋果日報 2002/01/27 00:00



十四歲男孩,理應無憂無慮地過着校園生活,生命的苦澀,似是遙遠而不着邊際的事。然而,人的際遇總有差異,從而譜寫出令人欷歔或令人讚歎的故事。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的阿文(假名),前路似乎注定較同輩崎嶇一點,惟他並未視逆境為磨練,家庭背景反成為他學壞的藉口;加入黑社會,令未成年女友珠胎暗結、誕下女嬰後復棄於公廁,連累母親身陷囹圄。年紀輕輕便須面對成年人也難以處理的問題,終讓他覺悟到──年輕並不代表可任意妄為,也需要對自己、甚至別人的生命負責。
「有時半夜諗起BB個可愛樣,都會瞓唔着。」個子不高、唇上蓄有一撮不知是鬍子還是汗毛的阿文,言談間仍流露一股孩子氣,實在令人難以想像他已為人父。提起棄嬰一事,阿文仍自責不已。

遺憾未能替女兒改名
「BB女好可愛,好得意,警方調查時畀咗BB女張相畀我,我會好好珍藏!𠵱家BB由保良局照顧,希望佢健康快樂成長啦。做爸爸嘅感覺無疑係開心興奮,但好遺憾唔可以為BB改名。如果有能力,將來我一定會認番個女,佢始終係我骨肉,體內流住我啲血。」說着說着,曾經是邊緣少年的阿文隱隱眼泛淚光,懊悔地俯首低語。
阿文憶述,他十歲時父親因欠債而拋棄家庭,自此生活重擔落在母親身上。母親身兼父職,早上任職食肆樓面雜工,晚上到診所當護士,含辛茹苦養育五子一女,終日營營役役,為口奔馳,難免疏於照顧子女的心理成長。
在家中排行第四的阿文透露,他三哥早已離家出走,大哥更因販毒而入獄,大嫂則於去年遇車禍喪生,遺下兩名雛兒予母親照顧,一家人的生活僅靠母親每月五千元的收入及任職文員的二姊給予二千元家用維持,捉襟見肘。
震慄親自接生剪臍帶
兩年前他一度誤交損友誤入歧途,壞事做盡。「蒲Disco、打架、勒索、吹雞(黑社會召集打鬥)、重因為自稱黑社會被捕,留有案底。」自從阿文跟「大佬」後,開始無心向學,同年八月,他透過玩Line結識同齡的女友,一時衝動便鑄成大錯。
阿文不諱言,他與女友均是首次嘗禁果,根本沒有考慮到避孕問題。發生關係後他們已有一段時間沒聯絡,他聲稱事前對女友懷孕一事毫不知情,及至去年六月九日,這對小情侶到天水圍一女性朋友家中相聚,其間女友突感腹部劇痛,進入洗手間後不久便傳出驚惶失措的呼叫聲。阿文及友人立刻衝入洗手間,赫然看到一個BB頭,當場震慄不已。
驚魂甫定,阿文的腦海瞬間閃過電視劇接生嬰兒的畫面,他旋即取出剪刀剪斷臍帶打結,友人則慌忙燒熱水替初生嬰兒洗澡。「條臍帶好滑,又血淋淋,好難忘,當晚只餵BB女飲咗啲清水,成晚諗住BB,輾轉反側。」經過反覆思量,他與女友決定翌日攜女嬰向母親求助。
為兒女為生活受盡煎熬的文母,工作了一整天,拖着疲乏的身軀返家時,得悉尚未成年的兒子與女友未婚產女,不禁勃然大怒,憤然提出拋棄女嬰,彷徨無助的阿文遂與母親及女友一起把女嬰棄置於荃灣楊屋道公園公廁內。一個月後,阿文女友受不住良心責備,在母親及社工陪同下自首,東窗事發,文母因教唆棄嬰罪名被重判入獄九個月;而阿文則獲校方撰寫求情信,稍後將入住長康宿舍接受感化。
醒悟努力讀書報親恩
「媽咪為家庭犧牲咗好多,佢從來唔打罵仔女,只同我哋講道理,佢曾經苦口婆心勸我離開黑社會。今次我竟然累佢坐監,我好內疚、好後悔!」對阿文來說,這個教訓雖然沉痛,但卻令他徹底醒悟。
「黑社會內有人為食白粉而要女朋友做妓女,亦有人因睇唔順眼人哋而劈友,我做唔到,一定唔再跟大佬。」阿文續說,兩名姪兒已被送往竹園兒童院代管,十三歲及十二歲幼弟則由二十四歲的二姊照顧,毋須入住兒童院,一家不致支離破碎。目前他們已申請綜援,生活暫不成問題,明日將返回校園重讀中三的阿文矢言,將努力讀書報答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