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筆救我家兩代人

蘋果日報 2004/02/02 00:00


李少民
美國《華爾街日報》前任總編輯白德理(RobertBartley)去年十二月十日於紐約逝世了。四十年來,白德理用其如櫞大筆,倡導市場經濟和政治自由,對美國輿論起了巨大影響。布殊總統在悼詞中稱白德理是「影響美國當代的新聞巨匠」。白德理辭世,全世界輿論報道,各界發表許多文章悼念。這裏我只想講一個與我有關的小故事,悼念白德理先生。
我出生在毛澤東的中國,從小受到的教育是美國的大眾在受苦,等待我們去解放。一九八二年,我來到美國,但不是來解放美國人民的,而是來念書的。當然,到了八十年代,毛的神話已經開始破產。我在美國看到的是資本主義的成功,又從書本中對資本主義的理論有所了解。特別是研究了台灣的經驗後,深信只有資本主義才能救中國。
一九八九年我寫了一篇題為《台灣是對的》評論(Taiwanwasrightallalong),在《華爾街日報》刊登。不久,我接到一個電話,是白德理先生打來的。他請我參加一個座談會,討論中國的局勢。當時北京天安門廣場的民主運動正如火如荼。最後解放軍的坦克開進廣場,釀成舉世震驚的六四大屠殺。
我父親李洪林是改革派理論家,支持民主運動。因此六四以後被中共秘密逮捕。父親突然被捕,全家人非常擔憂。在一個法律不公正的極權社會,家人只能默默的為父親祈禱,一點辦法都沒有。全家只有我在美國。我當時想,必須把父親非法被捕的事情公布出來,中共受到輿論的壓力,就不會折磨父親。我馬上想到白德理先生,趕緊告訴他這個消息。
白德理立刻讓《華爾街日報》的資深編輯夢賽特女士(ClaudiaRosett)就我父親被捕一事採訪我。很快,《華爾街日報》登了六四事件中被捕的幾位著名知識分子的特寫,題為《消失在中國的古拉格》(LostinChina'sGulag)。父親的相片也登了出來。《華爾街日報》的報道,影響很大。中共對父親的關押條件也不得不改善。十個月後,在國際壓力下,中共釋放了我父親。
十二年後,我從香港去深圳,在羅湖關口被中共秘密逮捕,罪名是「危害國家安全」。《華爾街日報》又為我被非法逮捕大聲疾呼。其中有一篇文章的題目為《第二十五個人質》(The25thHostage)(當時中美撞機,中國扣留了二十四名美國機組人員)。五個月後,在國際輿論的譴責下,中共釋放了我。
英文有句諺語:「筆的威力大於劍」(thepenismightierthanthesword)。白德理和他在《華爾街日報》同仁的筆,比中共的坦克更有威力。這支筆,救了我家的兩代人。
……………………………………………………
作者為美國OldDominion大學管理學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