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過急錯,過緩也錯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1/06 00:00


錯誤,歸納起來,離不開四大類:激情導致的錯誤、懶怠導致的錯誤、慾望導致的錯誤、情緒導致的錯誤。
第二類,懶怠導致的錯誤,跟「激情錯誤」相反;激情來得急,去得快,在發姣發瘋的關口讓人阻一阻,冷水照頭淋,問題就給澆散了;激情的「急」,讓錯誤發生;懶怠的「緩」,也讓錯誤發生。
沉船,老婆和老母掉到海裏,一個在東,一個在西;你歪在碼頭帆布椅上,雲淡風清,夕陽無限好,腳邊只有救生圈一個;懶怠的你,思考着該救老婆還是老母這個永恒的兩難命題:救老母,老婆含冤死;救老婆,老母抱憾亡。怎麼是好?
思前想後,暮色四合,慈烏夜啼。破曉前,老婆老母俱死,你才來責怪自己手腳慢,這就是懶怠造成的錯誤。
這當然不是個常見的例子;常見的是,在那不太遙遠的地方,有一個,或多個我們關心的老人家,心裏雖然惦記着,但總覺得:還是明天再捎一梳蕉去慰問。明天之後,有明天,轉眼十年八載,老人家等不來,告別特區,見閻羅去;這時候,我們就會搥胸頓足,罵自己慢吞吞,該做的,遲遲不做。
「急」和「緩」,是處事的態度;過急過緩,都錯。可見做人難,難於上青天。
第三類,慾望導致的錯誤。慾望,種類繁多,每一種都可以讓人鑄成大錯;其中,恐怕以「性慾」驅使人犯下的錯誤最多;「貪慾」的錯誤最明顯;而權力慾造成的錯誤,最詭異。「食慾」一般不害人,最多害自己變癡肥,膽固醇塞住血管而已。
《錯誤》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