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個耳光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2/05/20 00:00


中五那一年,校裏發生老師打人事件,地點是充作試場的禮堂。
那一天正值中四班期考。才考完一科,老師剛在收卷,一個同學交了卷就講話。有個監考的英文老師馬上把他叫出來,當場打他一個、兩個、三個……九個、十個……十七個、十八個,整整十八個耳光。打完了還餘怒未息,接着向他踹了三腳。其他老師目瞪口呆,一兩個就掉過臉去不忍看。
挨打的同學,一張臉要腫得像個大南瓜了,事後卻不敢讓家裏知道。大家都沒聽見校長要見家長,家長也沒鬧上警署。這樁打人事件就算是一般體罰,不了了之。太陽如常,每天還在東方升起。名校好不容易才考上,為了丁點皮肉之苦而向校方討回公道,誰惹得起?
但在百多個同學面前,挨十八個耳光,誰又受得了這種屈辱?最近吉隆坡有所華人小學的一個小四學生,就更受不了。他因交不出功課,數學老師要打他耳光:要嘛讓他打,要嘛讓同學打。他出名手重,那男生就寧願讓全班同學輪流打他。每人可打他四個耳光,出手輕的,那老師就叫重打。結果劈劈啪啪,叫他挨了一百六十個耳光,嘴巴也給打歪了。
這個小學老師和我那個中學老師,都不宜當教師,最適合還是當馴獸師。我就是想看看他們怎麼打老虎十八個,或者一百六十個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