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利字當頭:鐵打的衙門可有生銹? - 利世民

蘋果日報 2010/03/04 00:00


每當中央銀行出現人事變動,市場總會擔心,繼任人能否秉承前人留下來的金規鐵律。當年,任志剛退休既成定局,有如順手拈來,一句最漂亮的soundbite,在一時三刻間,穩住了坊間對鐵打衙門的信心。
雖然因98年入市和按揭證券公司這兩件事,香港金融制度蒙受了許多不必要的風險,大步檻過,是香港人家山有福,但功過相抵,聯繫滙率多年以來守得住,還是多得有這香江第一能吏,始終對「7.8」這條防線有所堅持。
倘棄聯滙 資產價格勢波動
流水高官要是安份守己,要知所處的地方是甚麼。陳德霖接任金管局總裁,大家心底裏擔憂,這位前特首辦主任,會否為了投桃報李,因為其他政治考慮而放棄7.8。
經濟學上,有ImpossibleTrinity的說法:價格水平、貨幣滙率和資金流動,政府在同一時間,在三者中只可管控兩項。毫無疑問,香港因為7.8,不斷承擔巨大的壓力。資金湧入時,冲起種種泡沫,可是當形勢忽然逆轉,急劇爆破留下滿街碎片。總之,只要一天有聯繫滙率,香港的資產價格難免忽上忽落。這是我們開放型經濟的NecessaryEvil。
如果沒有聯繫滙率,港元要自由浮動,那就意味金管局有空間去透過貨幣政策,調控價格水平。又或者倒過來說,如果金管局要調控價格水平,那就意味要棄守聯滙。問題是,由金管局去積極干預香港的宏觀經濟環境,波動會比現在少嗎?
最低按息 難確保還款力增
近日金管局主動向銀行提出,無異於當年的利率合謀定價。名義上,是為了消弭惡性競爭對銀行體系穩定性的影響。不過,按揭的卡特爾,跟銀行資產的質素,又何止相差十萬八千里?人為提高了按揭利息支出,又如何確保供款人更有還款能力?金管局的邏輯在哪裏?還是金管局為配合特區政府打壓炒樓的主調,所以在這時刻要銀行克制一點?
當年,任志剛的七成按揭限制,對比現在的最低按揭息率卡特爾,實有雲泥之別。前者,在風險管理角度說得過去,也算是一種打擊炒風的手段;後者出手粗糙,目標手段失調不在話下,更有官商勾結明益銀行之嫌。
鐵打的衙門,難道轉手幾個月便開始生銹?
利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