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還斂集:與日本的經濟發展比較(二之二) - 張五常

蘋果日報 2004/10/26 00:00


我說過,觀察到的經濟現象要合乎情理。不合情理的現象,反映着經濟出現了問題,可大可小。如果你沒有很好的判斷是否合乎情理的直覺,不管你名頭多大,博士是什麼名牌,你不可能是個有分量的實證經濟學者。
不合情理與令人震驚是兩回事。炎黃子孫每天吃公仔麵五六千萬包,是驚人的數字,但合乎情理。從香港打長途電話到深圳比打到加拿大的費用高八倍,不合情理,反映着中國政府維護通訊的壟斷,是嚴重的問題。最近國內二手新樓的叫價差距甚大,不合情理,反映着宏觀調控使一些業主周轉不靈,問題可大可小。
一九七五年在日本見到,一隻蕃茄零售五美元,一個午餐二百美元,一部彩色電視機與一條法國領帶同價等,皆不合情理,加起來反映着經濟大難將至矣!
日本的困難源於有悠久歷史的大地主制度。歷代相傳,這些地主不少是國會議員,對經濟政策有很大的影響力。他們要維護高地價,而一個有效的辦法是禁止農產品進口。這做成農產品價格奇高,不僅農地值錢,而因為農地不轉作工商業用地,後者更是寸金尺土。到了八十年代中期,日本的房地產價格與租值冠於地球。後來支撐不住,一瀉千里,導致銀行的壞帳破了紀錄。
經濟學傳統的邊際生產理論有一個不大不少的漏洞。說工人的邊際產出所值等於工資沒有錯,但工資是可以由生活費用推高的。這是說,邊際產出所值可以因為生活費用的上升而逼着提升,但這提升不可以永無止境。到某一點生產力不再提升,或緩慢下來,整個經濟的國際競爭力就會遇到不容易解決的困難。八十年代日本的廠家紛紛跑到泰國等地投資設廠,跟着大舉進軍中國。如果日本堅持外匯管制,不容許日資外流,後果不堪設想。
說到人口眾多的國家以工業為重,有一個問題國內的讀者不容易接受。那就是日本的工業大都是自己的,而中國今天令人刮目相看的工業發展,主要來自外資的推動。在這種族之分的話題上,我的觀點是世界大同,只要工業在神州產出,就是神州的,老闆的膚色如何無關宏旨。恐怕老外在中國賺到錢而把資金調走嗎?如果沒有外匯管制,本地人也大可把資金調走。資金的去或留,讓國家的投資環境及生活的吸引力決定不是很好嗎?
有一方面炎黃子孫怎樣也比不上日本仔,使我感到面目無光。那就是日本人的習慣是非常清潔,各家各戶清早起來灑掃庭除。日本的任何小溪流水,大都清澈見底,或起碼沒有污染的跡象。這就帶來經濟學者歷來漠視的一個重要問題,這裡要說一下。
清潔是一種產品,是重要的收入,但政府統計的國民數據從來沒有算進去。糊塗得很,因為不清潔而引起的疾病的醫療服務的收入,卻算進國民收入之內。這樣,看國民收入的數據,上帝也不容易作出中肯的闡釋。風俗習慣使然,炎黃子孫就是不喜歡付出清潔衛生的行為代價。
為什麼中國人不重視清潔,不願意多付清潔的產出成本,是複雜的話題,一言難盡,這裡不多說。個人通常反對政府干預,但在清潔這話題上,我勸北京重抖擻,大事「調控」一下。


逢周二、四、六刊出
電郵:[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