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亂世多蟲蟻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2/09/29 00:00


鬥人者,人皆鬥之;日鬥夜鬥,能鬥出個校長?靠鬥爭起家的校長,又能有何作為?不出三五年,該都相殘殆盡;掌權的,就算沒死透,同一座校園,能長颳這黨同伐異的淫雨腥風?公私機構,人事不斷更替,一般越換越壞;偶有神明眷顧,欣欣向榮的,都渴求良才;讓自己成為良才,不求顯貴,求一鍋水蟹粥,一碗叉燒飯,又有何難?
不必虛張聲勢,因為這勢,虛而不實,要維持,好累人;然而,行走江湖,卻不宜都讓鼠輩探知虛實;人,尤其讀壞書的「斯文人」,都欺善怕惡,異己才落井,他們就下石,要自保,就得充實後援;都朝你張弓搭箭,你還要從容散步,就得讓惡賊疑懼:你口袋裏可能有個遙控器,一按鈕,背後那隱藏的火藥庫就會爆炸,送他們闔家歸西。
人退下,就廣結善緣,覓乾淨土秣馬厲兵;退,就是蓄,能蓄勢,再出手,才能更準更穩,飛花擲葉,都能傷人;退,不是為了雪恥復仇,是為了逍遙看群鬥。最痛惡貪權忌刻的窩囊廢,不妨開宗明義:助我者,我感恩必報;阻我者,我也必記錄在案,雙倍奉還,人有三衰六旺,玩人者,最好求神拜佛,百世其昌。說到底,鼠輩,其志在鬥,在營私,不為公利,終會露短現形;時機成熟,撒一把滅鼠藥,要他們反肚屙腸,更有何難? 
亂世多蟲蟻,君子自強不息;退定思進,難道不能另闢新路?
貪嗔癡頑,都讓人迷惘。今夜月明,陋室中到底還有松風琴韻,碗茗爐煙,何不解下戎裝,回一句:「大爺不玩了,三年後,再來殺你一個片甲不留!」再來共賞這一壺清澀。世事如棋,我的好朋友,這一局,何妨讓給城頭上那不能終朝的半場急雨?
《說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