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綺年漣漪2002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1/04 00:00


二○○二年了,你想起些甚麼?
會不會想起一些去年舊事,然後感慨萬千?抑或,滿腦子新年大計,豪氣萬千?還是,希望每月還有點工作做,勉強賺取一萬幾千,餬餬口,戇九九?
我當然不會去想舊事,免得感慨;我不喜歡感慨的時候,雙手往往不知該往哪裏放。放在背後,嫌過分惆悵,活像英女皇那個跟出跟入的夫婿,而且,夾起餸來也不大方便。雙手托腮,也不大好;趴在牀上看偶像照片的青春少女,才應該雙手托腮,伯父托腮只會更顯蒼老,除非他托着的腮是趴在牀上的青春少女的腮。雙手交加放在胸前好不好?那是豔星拍攝豔照的經典姿勢,當然不好!就是為了避免「雙手不知所措」的棘手問題,我盡量避免感慨,因而避免新年流流憶舊事。
也沒有滿腦子新年大計。明白簡單是福,所以一生只有一個大計,就是要「得到」靚師奶。未得到她之前,我每個新年的大計,都是一樣的,不用重新擬定。
有沒有希望每月還有點工作做,搵到些少餬口?暫時有些少餬口,將來還有沒有,那是將來的事。我很少想將來,除了間中幻想一下,將來「得到」靚師奶的時候,她會准許我做些甚麼,不准許我做些甚麼,然後我倆結果一塊兒做了出來的事情,有些甚麼是她原先不批准的。
二○○二年了,你想起些甚麼?我沒有特別想起些甚麼;想起的,都是平日想起的東西,即是,鹹濕嘢。我喜歡這種讓我平穩過渡的平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