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陰 毒 - 鍾偉民

蘋果日報 2008/01/11 00:00


大家當然有體會,我是後知後覺;閒着,上網扮蜘蛛,才深感「人心叵測」。
有種東西,好多年沒聚頭,但曾經,偶然會碰面,記得碰了面,東西,對我還算恭敬,開文學會,辦講座,要充場面,總邀我去耍耍嘴皮;人家以禮相待,涎臉相迎,觀其人斯文,聽其言溫厚,迷迷糊糊的,竟就當成朋友了。
上網,讀到「朋友」的博客,名化了,一個展覽跟老婆在產房的恩愛樣,幾乎連換屎片的照片都放大了陳列。正常的。好多人愛在自家陽台晾衣物,難得的是,這東西還要在髒兮兮的乳罩三角褲堆裏,月旦人物,講文學,談讀書心得;提到我,每一句,佈滿陰毒;我着緊讀者,怕買書的白走,他竟說我的《花渡》沒人要,已在書店封塵;小說一出就「封塵」,小人一家,豈不是早活在土下?
另一個,好寫詩,年過五十,沒享高名,他以為,歸因他是工人,是低下層,於是,飽受箝制和迫害。二十年前,他為文罵我詩長,長得礙眼;我忍了,沒譏他器短;二十年後,原來這東西,仍舊在網上放毒,苦大仇深。
原來一直留意我和我的文章,一直伺機下石!視我為敵,可以的。然而,何必前恭而後倨?見了面吮我,背後,卻來損我?
自卑,是硬道理。我曉得。但居心之惡,以為能矇人?就覷準我念舊,不忍還手?是人,我尊重;是狗,是妖,是賤種,你以為我會顧身份,不挖你出來解剖?
我直來直去,愛惡,清楚明白,想到曾跟這些陰濕之物共桌,受其恭維,真是寒毛直豎!屠狗輩,再壞,起碼表裏一致;還是這種「識字人」最扭曲,最淪落,最沒血性。出陰招的,文,比我不過,講手好了;我未必打贏,起碼夠狼,夠狠。你不敢?叫你懦夫,還是夫,連男人和小人,你都說不上。舊,到此為止,不念了。我愛朋友,但最可怕可憎,而且,可殺的,卻是這類「朋友」。不會再有警告了,吃了放光蟲的,請盡快對號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