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過 關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19/03/12 02:20

l012處境李純恩過關

今天從日本回香港,先過日本關,再過香港關。一九七九年三月十二日,那天我也過了兩個關,先過中國關,再過香港關。打後到今天,在香港生活已整整四十年矣。

之所以有這四十年,就是因為那一天過了關。過了關之後,天地不一樣了,人生也不一樣。我的事業、家庭、朋友都因此而建立,轉眼四十年,說短不短,說長,回首看看,也不過像放了一場電影。電影的情節大致上也是過關,大大小小,過了一關又一關,到了今天。

人生之事,說穿了就是一個過關的進程,出娘胎為第一關,上學識字又一關,然後就是考試過關,升級過關,升學過關,踏上社會,拿着一張文憑過關,上班了,天天過關,戀愛了,結婚了,為人父母了,為兒女求學了,外面有外面的關,家裏有家裏的關,開心有關、哀愁有關,身體好有身體好的關,身體差有身體差的關,富裕有關,貧窮有關──化成日常用語,叫作「解決問題」,捫心自問,則為「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經難唸,是因為遇到了關口。

但無所謂了,因為只要你有一口氣,你就要過關,直到最後一關過不到了,氣斷了。既然如此,過關就過關,每次過了關,就會鬆一口氣,幸運者,還會高興地鬆一口氣,這一關,便載入個人歷史了。

有一次在深圳過關,檢查證件的邊防人員看我的電視節目,檢查完證件之後找了一張紙遞給我,要我幫他寫一句話簽個名,我就寫了一句:「人生貴在順利過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