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身體中的河道 - 嚴浩

蘋果日報 2013/05/07 00:00


假設有這樣一個情況:火警了,室內的警報器發現了有煙,警報響起來,灑水器立即啟動,火被撲滅了,這本來是一個預設的自救機制,可是房子主人不喜歡灑水器,它會把室內變得濕漉漉很不舒服,所以在警報響起後,他立即把灑水器掐掉,但火不撲滅,煙只會愈來愈大,後果是可以想像得到的。
「90%的藥不能吃」的作者岡本裕醫師說,我們身上的很多疼痛和不舒服是身體的警告,自癒的機制已經啟動,這時候如果盲目用藥物控制,會掩蓋表面現象,還會破壞身體的警報系統,甚至削弱身體的自癒能力:「好比一條河,如果我們改變了、截斷了河的流向,整個流域生態也會隨之出現巨大轉變。我們體內隨時都發生着很多化學反應,有如河流川流不息,這些反應通過我們的神經系統在身體與大腦之間傳遞信息,服用藥物會改變體內自身的化學反應,或者阻斷、或者促進,引起的後果好比牽一髮動全身,很多體內產生的『地貌變化』就這麼『意外』地發生了。」
例如高血壓,很大一部分高血壓是由於血脂增加或血管壁增厚,血液通道變得狹窄,血液流動時遇到的阻力增大、速度減慢,這時,正常的血壓無法令新鮮血液抵達血管末端和微細血管,為了應變,身體機制會自動增加血壓以維持血液正常循環,變成所謂的血壓高。如果服用降壓藥,血液循環就會變差,微細血管的循環尤其惡化,身體開始積累一大堆缺氧的細胞,引起免疫力低下──一切疾病最熱愛的環境便形成了。(《半畝田》提醒:有病看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