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傻氣的長跑 - 區樂民

蘋果日報 2002/03/03 00:00


參加長跑,需要一點傻氣。
凌晨五時,天全黑,鬧鐘響了。我爬起牀,跌坐沙發,呆了十分鐘,才想起今天要做甚麼。
乘地車去尖沙嘴,車廂內坐了不少參賽者,有些還在做熱身運動。看來和我一樣傻的人可不少,香港真可愛。平日工作那麼辛苦,星期天好應盡情大睡,為甚麼要長跑?
「你看,那人年紀很大,我們不要輸給他!」我邊跑邊向同伴說。
「你看,她少說也有二百磅,我們也不要輸給她!」同伴另有發現。
「前面的標誌寫着五分鐘可到中環,終點不遠了。甚麼?五分鐘是指時速七十公里的汽車?我的天!」
跑了五公里,雙腿開始痠痛。繼續?放棄?我心裏不住問。
「繼續吧!」同伴說:「背後有許多人比我們慢,卻仍然努力跑。你怎能放棄?」說的也是。我往前跑,但同時想起耶穌一句話:「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我漸漸被人超越,其中一個是外籍男人,身穿中大醫學院T恤,雙手推着嬰兒車。
終點出現眼前,由遠而近。我選了一個年老的選手作目標,誓要比他先到終點。我發力,但最終還差半步。
我喘着氣向他說:「老先生,你跑得真快,我拼了命還是不及你。」老先生氣定神閒道:「我今年六十七了,哪裏跑得動?我全程都是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