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素描--
葉詠詩指揮棒下看鼓掌文化

蘋果日報 2002/04/09 00:00


有一個豪門的千金小姐,厭棄了優游閒適的生活,巴巴地走到一個破落小戶裏當起管家來,這可能是葉詠詩最近的決定令人產生的聯想。她做了香港管弦樂團(下稱港樂)十四年駐團指揮,近日毅然接受香港小交響樂團(下稱小交)音樂總監一職,但她自有一派說不出的巾幗豪情:「做指揮好舒服,做咗咁耐已經唔使點用腦,但我想為本地樂團做多啲工夫。」

為小交響樂團揚名
港樂是三十三歲的「穩重成年」,小交是十一歲大的「兒童」;港樂九十名樂師一半是「外援」,小交五十四人幾乎全是「土產」;港樂一年可動用五千萬公帑,小交不過千二萬;港樂一名小提琴師月入二萬五千元,小交只有一半;但葉詠詩仍決定放棄港樂,本月起正式投向小交懷抱。
就像一個球會的領隊,葉詠詩一轉會便大舉出擊,運用自己的面子,重金禮聘世界知名的樂師來港獻技,與小交合作開演奏會;當中有古鍵琴及古鋼琴演奏家陳萬榮、法國小提琴家葛西亞等等。葉詠詩希望小交能盡快建立起名牌,擁有自己的忠實擁躉,好讓小交能說服贊助商「慷慨解囊」。
在香港要招徠古典樂迷不容易,香港的古典演奏會曾經鬧出主辦單位教觀眾鼓掌的笑話。但港人不必妄自菲薄,普天之下都有觀眾不懂何時鼓掌,一段樂曲中,樂章與樂章之間會稍作停頓,不知就裏的觀眾誤以為樂曲奏完,便興高采烈地鼓掌:「拍錯掌度度都有,唔淨止香港,紐約、倫敦、維也納都一樣有觀眾拍錯掌。」
討厭觀眾自作聰明
可是她最討厭自作聰明的觀眾,樂曲尚未完全停頓,他們就搶着拍手認叻:「有啲樂曲,尤其是聖樂,曲終時會帶出一種寧靜嘅感覺,但係有啲觀眾為咗話畀人聽自己識得呢首樂曲,喺最後一個音未完全消失時,就即刻拍掌,破壞晒現場氣氛。」這是葉詠詩在香港演奏的不快經歷。
葉詠詩說北京和廣州的觀眾比香港成熟。北京主辦單位初期透過場外廣播教育未能進入音樂會場的市民甚麼時候應該拍手等。而廣州的觀眾十多年前會咬着瓜子聽音樂會,現在都懂得安靜了。

「學生攞場刊後傾偈」
聽古典音樂有很多禮儀,例如演奏嘉賓表演得好,觀眾待他謝幕後應該不停鼓掌,直至他走出來再奏一曲:「香港好多中學教師迫啲學生去聽音樂會,學生攞咗場刊,有得交功課就喺度傾偈,半場就走。」葉詠詩建議學校音樂科應加入一些禮儀課程。
育有一子一女的葉詠詩,其十二歲大的兒子目前也參加學校樂團,學習小提琴,她鼓勵父母讓子女玩樂器:「鍾意音樂嘅小朋友唔會壞得去邊,學得好有人注意,就唔使做出其他儍事嚟引人注意。」
記者:蔡元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