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棺材 - 李登

蘋果日報 2004/01/07 00:00


遠行坐飛機,越來越像玩命。
要不害怕恐怖份子劫機搞事,引爆炸彈,就是害怕飛機突然出現故障,發生意外。最近一架埃及客機掉進紅海,天曉得出了甚麼事。總之中東一帶地區,都是火藥庫。
你人在飛機上,多少好比身在一口飛天棺材裏。能安全着陸,就算撿了一條命。
話雖如此,坐飛機倒比坐火車坐船好多了,不光比較快捷,空姐更比甚麼乘警乘務員都漂亮得多,某甲說。儘管A公司的空姐全是雞婆,雞皮鶴髮;B公司的卻都是雛兒,風情萬種。於是你人在九霄,滿眼秀色,幾小時的旅程,正是一路春光。最近在電視上看到BBC播放的紀錄片,但見幾十年前的空姐,而今都搖身變作雞婆,當年她們倒是男人家眼裏的空中尤物。那時當空姐的條件還不算太苛,身高五呎四五便可。其中一個訓練項目,是要她們頭頂着一摞書走路。
聽說我們有幾個港姐當過空姐,只是算不上是殊色。多年前《凌空三嬌》那個英語連續劇,其中一個女主角就稱得上「飛機火燭──銷(燒)魂(雲)」。碰上如此尤物,你忘了自己身在飛天棺材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