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漂流》 — 道出香港時下的生態環境,讓人眼淚在心裏流

立場新聞 2021/06/09 12:16


記得在記錄片《好好拍電影》裡,提及訪問許鞍華導演好友的一段對話,內容大概是像《千言萬語》這些關於社會議題的嚴肅片種,很難有可觀的票房,但導演還是堅持要拍。我想《濁水漂流》的導演李駿碩應該是懷着同一份堅持去做好這部電影。一部關於社會邊緣人士,又被列為三級評級,又有與政府打對台的訊息的電影,還是趁着有機會看得就看,那怕將來就連這機會都被抹煞了。
《濁》取材於本土真人真事,講述深水埗的一班露宿者,政府在毫無預警之下沒收他們所有家當,這班有血有肉的人於是與政府抗爭,爭取的並不單是金錢上的補償,而是維護尊嚴的一句道歉。
飾演露宿者的有高水準演員如吳鎮宇、謝君豪等加持,還有一班耳目一新如柯煒林(飾演木仔一角)的面孔。這群戲很容易讓人將其與早前公映的《麥路人》作比較,相比之下,《濁》優勝得多。對於處理基層人士的描述,一般可以很慘情,但慘情不代表惹人同情,更不代表能引起觀眾的同理心。《麥》正是犯了這問題,越是堆砌出來的悲慘就越令人感到失實。還記得《麥》其中一位女角犧牲自己為家婆還賭債,其實現代社會根本不太可能會發生,所以最後就只剩下「睇戲咁睇」。
不是說《濁》很完美,它的劇情上也有犯駁位,亦有一些多餘的支節。例如木仔的下場、或南亞操控的妓女基本上對劇情沒有重大幫助,可有可無。不過,導演在多個能夠摧淚的轉折點都避開了煽情,特別是那些生離死別的劇情都收斂含蓄,反而更有感染力。從中看得到導演從上一步作品《翠絲》成熟過來了。
《濁》透過這班露宿者及其抗爭事件所道出香港時下的生態環境,才是最讓人眼淚在心裏流。物價上漲及資本階級化趕絶社會基層人士都是這座城市所面對的問題。電影攝於2019年的下半年,當時社會民憤四起,而反觀電影主角輝哥堅持要求政府就事件道歉,初衷何由,大家應該心裏有數。